論文網首頁|會計論文|管理論文|計算機論文|醫藥學|經濟學論文|法學論文|社會學論文|文學論文|教育論文|理學論文|工學論文|藝術論文|哲學論文|文化論文|外語論文|論文格式
中國論文網

用戶注冊

設為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論文網 >> 藝術論文 >> 影視論文 >> 正文 會員中心
 藝術理論論文   影視論文   音樂論文   美術論文   聲學論文
從《季風中的馬》看草原電影的文化思考

從《季風中的馬》看草原電影的文化思考

  在中國電影發展的進程中,無論是從新中國成立初期的《草原上的人們》《草原英雄小姐妹》,還是到20世紀90年代的《黑駿馬》《天上草原》《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嘎達梅林》等,再到獲得第25屆夏威夷國際電影節大獎的《季風中的馬》以及獲得第57屆柏林電影展金熊獎的《圖雅的婚事》等,草原電影正以其獨特的藝術質素引起了國內和國際影壇的關注。早期電影對草原生活進行了“揭秘式”呈現,對深層次的文化內涵關注較少,而到了《天上草原》《季風中的馬》《圖雅的婚事》等電影的出現標志著草原電影走向成熟。草原電影在視覺和聽覺元素上體現出草原文化特有的自然、歷史和人文景觀造就了它獨特的發展勢頭。特別是在當今全球化語境下,草原電影中所蘊涵和依托的生動鮮活的民族文化和豐富厚重的歷史底蘊,也正是中國電影走向國際影壇一張獨具特色的名片,研究草原電影的成熟壯大對于研究當今的中國電影的生存和發展戰略具有重大意義。
  草原電影與草原文化
  草原電影是以電影的方式反映草原自然歷史和社會歷史,用鏡頭捕捉草原之美,關注草原人的生活狀態,描繪草原風俗習慣、社會背景,帶有濃郁民族氣息的視覺藝術。在實際拍攝和制作中,草原電影以反映內蒙古大草原的自然風貌和以蒙古族為主體的草原人民的影視作品居多。
  草原電影是草原文化的表達和書寫。草原文化就是以中國北方草原為載體,由生息在這里的先民,特別是阿爾泰語系民族和族群共同創造的文化,是地域化與民族文化的統一,草原文化在經歷匈奴、鮮卑、突厥、契丹、蒙元、滿清、現當代幾個高峰期的發展以及與中原文化的長期碰撞、交流、融合后,今天已經演變成為以蒙古族文化為典型代表的、歷史悠久、特色鮮明、內涵豐富的文化體系。www.tiertafelkiel.com草原文化既是中華文化本文由論文聯盟http://收集整理的主源之一,又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①電影作為一種藝術形式,同時也是文化的載體,因為有了草原文化的強大內核才使得草原電影有了發展的巨大空間,草原電影在題材內容和藝術手法上都以表現草原歷史、草原文化特有的文化觀念和審美特征為主。
  以《季風中的馬》為例看草原電影的文化思考
  《季風中的馬》聚焦在一匹蒙古牧民家的老馬身上,馬的命運和牧民烏日根一家的生活狀態息息相關,伴隨著牧民對馬的態度將草原生活的細節處和真實處、草原文化核心的民族心理淋漓盡致地詮釋出來。
  (一)馬的符號化表達
  蒙古族歷來被稱作“馬背上的民族”,馬在蒙古族民族歷史中作為重要的交通工具、生產工具伴隨著民族的發展壯大。“馬的馴養和騎乘,使生活在北方草原上的畜牧部落逐漸具備了馳騁于無垠草原上的能力,轉化為真正的游牧人。在日常生產、生活中,馬是他們忠實的朋友,為之負重致遠;在狩獵過程中,馬的快速奔馳使得牧人隨心所愿地圍追堵截獵物;特別是在戰場上,馬是牧人戰士們須臾不可離開的戰友,正是馬的速度造就了北方草原民族鐵騎的高速機動的能力和強大無比的沖擊力。”②馬已經進入蒙古族的文化觀念之中,馬身上所承載的奔放、自由、剛烈、執著、堅忍、老成負重等性格元素已經成為民族精神的一個穩定成分,甚至抽象為草原文化的符號,代表著草原主體的文化價值和自我塑造。電影中烏日根從養馬——護馬——賣馬——贖馬——畫馬——祭馬——放馬一系列的情節中,馬的符號化意義尤為明顯,它不僅是動物意義上的存在,更是草原人情感投射的對象,是烏日根草原生活的標識和民族身份的重要見證。對于沉默而倔強的烏日根,潛意識中民族性格和心理本能地抗拒生活的變化,內心曲折復雜的情感又無法直接抒發,只能將所有情緒宣泄在他的參照系和對應物——一匹曾經血統名貴的老馬身上。
  這是烏日根惟一的和最后一匹馬,為維持草原生活,烏日根找草場,借草場,甚至不惜為草場的事和人發生沖突進公安局。哀傷、憤怒、行為暴躁、喪失理性、無奈蒼涼都統統匯入了這一人物的情感之中,最終烏日根無奈地將馬賣了。直到舞廳重遇老馬的一幕,最為震撼人性,使電影的情感沖突達到了最高點,當烏日根看到白馬的眼睛被一副胸罩蒙著,背上騎著一個半裸的女人在酒客的嘈雜哄鬧中扭動著身體時,他徹底憤怒了,自尊和信念的底線被沖垮了,于是整個人像瘋了一樣企圖奪回老馬。最終烏日根的畫家朋友幫他贖回了白馬,并要求他穿著古代鎧甲騎在馬背上,作為繪畫的模特。曾經馳騁在草原上勇猛難敵的騎士已經不復存在,那樣一種鮮活生猛、斗志昂揚的民族精神也在現實和平安寧的生活中退去了光環,而這樣一幅企圖復制往昔時光、追憶民族精神的騎士圖顯得如此頹敗和可笑。
  (二)文化沖突反思:草原生活的挽歌與憂患
  烏日根的生存困境,一方面是沙漠化的草原無法保障游牧生活的繼續;另一方面是城市文明的侵襲,發達富庶的城市生活吸引了無數草原人放棄游牧的生活到城市中謀生。當自成一體的、崇尚自由的慢節奏的草原文化與開放多元、快捷便利的城市文化狹路相逢時,文化的沖突在所難免。正如城里酒廠的宣傳車開進草原時,烏日根的妻子、孩子根本無法理解人群的行為和內容,只有本能地捂住耳朵以抵抗喧鬧,而老馬更是因此受驚,隱喻著草原文化在未知的城市文化面前猝不及防和驚恐拒斥。
  烏日根有一句經典的臺詞:“魚是魚,馬是馬。”這是一種草原牧民特有的思維和表達方式,在他看來,牧民與城市居民之間由于生活觀念、民族習慣和性格的差異必然選擇不同的生活道路。對于文化沖突,很多人會把影片解讀為哀嘆古老草原游牧文明消逝的挽歌,然而僅僅將影片定位在悵惋和憂傷的情緒基調上,這樣的評價未免過于簡單粗糙。在對待老馬去留的態度,烏日根一家三口人不同的視角和立場具體而微地演繹了草原人對待文化沖突的不同態度。烏日根眷戀草原生活,對老馬的感情更是堅決;而妻

子卻與丈夫不同,她雖然熟諳了游牧生活,卻在現實壓力下計劃去城里謀生,對老馬也沒有太多留戀;年幼的孩子幾乎是高高興興愿意去城里,雖然他留戀老馬,但這種單純的感情和脫離貧苦生活相比分量要輕很多。在城市文化的沖擊下,成年人或多或少對草原文化有所眷戀,在是否離開草原的問題上猶豫徘徊,而新一代草原人在還沒有對草原產生依賴之前已經被城市文化所吸引。

  作為一個蒙古族電影編導,寧才在拍攝和主演電影的同時融入了對草原文化的自身體認和深沉而復雜的情感。一方面他對民族文化有著深深的眷戀,將烏日根這一典型的草原牧民形象演繹得如此執著質樸,讓人為之憂傷,另一方面,他不得不承認,隨著生態環境的變化和城市文明的推進,倔強執著地固守在草原上也并不是惟一出路。影片中,烏日根對于妻子去賣酸奶極為憤怒,這是古老的草原民族性格中頑固和保守的一面。再如烏日根的畫家朋友活在成吉思汗直系子孫的自負虛榮之中,靠吃祖宗飯生活。在文化沖突之中一些草原人墨守生活常態,拒絕接受新事物,在現實無奈與憂傷中又不敢面對未來。影片中的季風也是時代更迭、文化觸碰的隱喻。作為一個有責任感的少數民族電影編導,寧才致力于帶領觀眾感受真正的草原文化以及其在現代文明中的發展變化,產生的種種問題,在烏日根的身上也包含著寧才對民族文化和文化沖突的深沉反思。寧才帶有強烈的憂患意識,希望民族文化在這種生態惡化和文化沖突的嬗變中重獲變革和新生。
  (三)草原生態與文化生態
  電影中貧瘠暗黃的草原、耳邊的風沙聲、牧場被圈起來保護以及烏日根尋找牧場的艱難,無一不凸顯著草原的生態問題對人類的作用。雖然電影沒有探討草原沙漠化的原因,然而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在人類歷史進程中戰亂、過度放牧、把草原變成耕地等行為都加劇了草原的沙漠化,人類以犧牲自然生態環境的生活方式逐漸毀壞自然與人的關系,造成了今天草原人的生存危機。在生態斷裂的背面更是潛藏著人類的中心主義觀念。《季風中的馬》以電影的方式傳遞憂患,深入思辨,必然會影響到觀眾對于自然價值觀念的重現建構,把對生態的關注納入人類的文化范疇,審視人類膨脹的消費主義和享樂主義,建立適合可持續發展的生態文明。
  草原的生態惡化也會作用在草原文化之上,擠壓草原文化的發展空間。作為草原文化的傳承者,人們很難想象一個離開草原的牧民如何去傳承和發展草原文化。烏日根對于老馬執拗頑強的態度、不肯搬離草原是他珍視民族身份、難以割舍民族傳統的情感流露。電影的最后,烏日根采用鄭重的薩滿宗教儀式,請薩滿誦經,將馬放歸自然。雖然他本人不得不離開草原,對馬的祈愿和祝福,正是對草原生活方式的祈愿和訣別,從中可以感受到淳樸的草原人對大自然始終保有的一顆敬畏之心。誠然這種敬畏之情是以宗教力量作為支撐未免有些無奈和蒼涼,而現代人正是缺少這種對于自然和宇宙的神秘感和敬畏心境。如果以宗教精神可以抵御外界利益誘惑,宗教的虔誠和謙卑可以對自然給予足夠的尊重,從而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這也不失為一種好的救贖方式。在蒙古族歷史上,薩滿教曾是成吉思汗號召眾族統一的精神支柱和意志召喚。作為一個身處都市的蒙古人,編導寧才努力挖掘民族悠久、燦爛的文化,獨特的地域特點和宗教色彩,旨在現代生活中重建民族悠久強健的文化,保留住更多豐富的文學資源。
  2001 年11 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了《文化多樣性宣言》,認為文化多樣性“對于人類來講就像生物多樣性對維護生態平衡那樣不可少”,“如果說生物多樣性是實施可持續發展、保證地球生物圈與人類延續的物質基礎,那么,文化多樣性

則是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保證地球生物圈與人類延續的精神基礎”③。宣言的出現反映出文化多樣性在全球化背景下面臨的危機,同時也引起了世界各國對于保護文化多樣性和文化生態健康發展的重視。在文化全球化對個體民族文化語境不斷消解的今天,蒙古族傳統文化的式微和文化生態的失衡呼喚像寧才這樣的編導站出來,為民族文化的傳承貢獻出自己的不懈的努力,盡管在這個艱難的過程中難以避免會惶惑、失落,正如烏日根在草原生活與城市生活之間無法輕松、從容地選擇,痛苦地煎熬和掙扎一樣。寧才將草原人、草原文化在走向未來進程中的陣痛表現得非常真實。《季風中的馬》包含了豐富的生活內容和時代內容,更是引發我們對現代化語境中的民族文化的生存發展的一種深層次的思考。
  • 上一篇藝術論文:
  • 下一篇藝術論文:
  •  更新時間:2013-04-05 10:20:02  作者:韓爭艷 [標簽: 季風 中的 社區 社區 ]
    姓 名: *
    E-mail:
    評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評論內容:
    發表評論請遵守中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從灰暗到光明——從《鋼琴課》看人性的自我…
    從 音樂美的構成 看到 音樂的情感與意義 
    從 滿城盡帶黃金甲 到 大紅燈籠高高掛 談起
    從 新少林寺 看中國近期的影視藝術
    從 海上鋼琴師 看藝術的神性
    從 國王的演講 看奧斯卡的 皇室情結 
    從《手機》看電視劇中的城里人和農村人形象
    從《楓橋夜泊》演唱談藝術歌曲的表現
    從《林黛玉進賈府》談人物語言藝術
    后影像閱讀時代的文本——從《生命中不能承…
    從《藝術人生》和《幸運52》中看電視欄目風…
    從《完美動物》看大學生性行為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 論文發表

    Copyright 2006-2013 © 畢業論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免費論文網]  版權所有

    四虎影库-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