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網首頁|會計論文|管理論文|計算機論文|醫藥學|經濟學論文|法學論文|社會學論文|文學論文|教育論文|理學論文|工學論文|藝術論文|哲學論文|文化論文|外語論文|論文格式
中國論文網

用戶注冊

設為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論文網 >> 藝術論文 >> 音樂論文 >> 正文 會員中心
 藝術理論論文   影視論文   音樂論文   美術論文   聲學論文
還有人聽輕音樂嗎?

還有人聽輕音樂嗎?

  上世紀80年代,曼托瓦尼、詹姆斯·拉斯特、保羅·莫里亞三大輕音樂團進入中國,給中國人普及了流行音樂,隨著人們對流行音樂的逐步了解,輕音樂這種音樂形式就像初等教材一樣,慢慢被人們遺忘。尤其是最近10年,人們能聽到的音樂形式越來越多,世界各地流行音樂在中國一直輪流展示,但從不生根,只要流行過就從不再次流行。當北京金水橋文化公司成立一支完全針對演出市場的“城市當代樂團”,聘請三寶擔任首席指揮,試圖填補這個演出市場的空缺時,人們才會意識到,“輕音樂”這個詞已經變得很陌生了。
  金水橋文化公司總經理胡靜云過去一直從事演出項目運作,多年來她發現,即便是一些沒什么名氣,演奏水準一般的樂團,每年都會有將近200場演出。如果好好打造一支像曼托瓦尼樂團一樣的團體,一定能吸引更多觀眾。事實上,這些每年能演出200場的樂團,面對的往往不是真正的消費市場,都是一些企事業單位的堂會,這也是目前中國文化市場的畸形所在,不接地氣,只能靠別人養活,一旦真正面對殘酷的市場,就不行了。所謂的文化娛樂市場,其實是很脆弱的,或者說,文化市場的繁榮、創造的市場價值是假的,企事業單位集體買單讓很多演出團體慢慢失去了市場存活本文由論文聯盟http://收集整理能力。所以,當城市當代樂團真正想走市場,會遇到一個問題,現在還有人聽輕音樂嗎?
  一方面,現在各類演出人們差不多都見過了,在吸引觀眾的方式上竭盡所能,觀眾的口味也變得越來越高;另一方面,中國從來還沒有出現過本土輕音樂消費市場,真正按照市場化去打造一個輕音樂團體,會面臨很大市場風險。www.tiertafelkiel.com
  現在人們的消費心理和口味跟過去已經大相徑庭,三寶認為:“說實話我也沒太大的把握。我們面向更多的可能是白領,現在的小孩對這些東西可能沒有太大的興趣。可能是稍微上了點年紀的人,第一可以消費得起,第二平常聽的東西,基本上不可能聽古典音樂,也不太聽歌劇,反過來你給他們聽搖滾樂,他們可能也接受不了。這個年紀的觀眾,平時演出市場提供給他們的元素不夠多,尤其國內的東西比較少。所以我第一套曲目選的都是民歌,大家耳熟能詳的旋律。如果你弄一個新的旋律,全新的東西,接受起來可能更困難一些。我選了這套曲目是專門給這些人去消費的。這些人既熟悉了旋律,又有一種輕松的、好玩的感覺,所以在這層觀眾群中應該能得到一些反響。保羅·莫里亞、詹姆斯·拉斯特是在80年代初引進到國內的,還挺火的。恰恰是那時候聽這些音樂的人,和我現在年齡差不多,80年代初剛剛十幾歲,對外來的音樂挺感興趣的,感覺挺新鮮的,這幫人現在已經成為社會的主流了,而且已然有懷舊的情懷在心里。我相信他們會對這種形式有親切感。”
  像保羅·莫里亞、詹姆斯·拉斯特這樣的輕音樂團,在西方是因為從很多類似的團體中脫穎而出的,是因為他們有鮮明的風格和特點才受到人們的喜愛。但在中國,幾乎沒有這樣的音樂環境,聽眾也就無從去對比和鑒賞。沒有參照,聽眾是無法分辨的。
  胡靜云之所以想做一支像模像樣的輕音樂團,就因為她發現有些交響樂團,比如電影樂團、上海輕音樂團經常在國內到處演一些輕音樂化的古典音樂。雖然是交響樂、古典音樂的形式,但演奏曲目大多是通俗的交響樂,比如施特勞斯系列、電影配樂系列,這類演出一直挺有市場,很多大企業年會,某些新產品發布,如果他們想弄一個音樂會,不太可能找幾個歌手,因為成本會高一些;也不會演奏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的交響曲,所以會想到這類輕音樂團,既感覺很高雅,又很輕松。
  所以,胡靜云找到三寶,而三寶也正有這樣的想法,倆人一拍即合。三寶說:“我最初提出的概念是,首先應該是一支有一定檔次和品位的樂團,有國際化的共性和自己的特點。所謂特點,無非是我們的民間音樂和民間樂器,整個曲目、演奏感覺、色彩也比較豐富。再有對我來講我比較熟悉,電聲、管弦樂、西方傳統音樂、中國民樂我比較容易把握住,改編這些曲目是我的長項,也能把握住它的品質,又很國際化,也很跨界,也很混搭。你是否能搭得有品質,就看你對整個樂團的理念是什么,你的能力是什么。”
  三寶不覺得現在人們聽到的音樂太多了,他認為現在大部分人其實沒聽過多少音樂,也沒時間聽音樂,所以這個樂團可能會面向這類群體,真正自己找音樂聽的人是少數。類似電影樂團平時演出演奏的曲目都很老,但很受歡迎,恰恰說明聽眾平時聽得不多。
  “我覺得混搭應該能給他們帶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三寶說,“現在很少有人去聽傳統民樂,但我不想去做原生態的樂團,因為操作起來太麻煩。我想做一種電聲底子的民族風格的輕音樂,把民樂體現在不同音樂里,我覺得會是一件挺好玩的事兒。很多人可能都沒見過這些樂器,比如巴揚、曼陀鈴、排簫。”
  事實上,雖然民樂一直是中國人最熟悉的音樂,但是在市場層面的操作中,人們究竟對這種音樂能有多長時間的關注程度,還是個問題。流行文化的特點就是速生速滅,在速生速滅過程中慢慢形成文化傳統和氛圍。但是最近30年,中國在流行文化方面所形成的氛圍還不夠強,更多是本著拿來主義為我所用,能用的就把它糟蹋到令人生厭,棄之不覺可惜。所以這幾十年的流行文化一直沒有形成真正的延續和具有自我繁衍能力的文化基因。今天當人們想真正按照市場規律做的時候,發現一些最基礎的意識和習慣還沒有。
  三寶說:“2003年我做楊麗萍的《云南映象》,也有這個問題。剛開始宣傳做得不好,頭幾場來的人特少,都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云南歌舞跟我有什么關系啊。很多人看了第一場,又要第二場的票,看了頭兩場又要看第三場。第一輪我印象特別深,在北京演了9場,前4場人都不多,第5場就上人了,百分之七八十的上座率,到了最后四五場就一票難求了。大家都覺得特新鮮,當時我特興奮,覺得大家可以接受。但后來我發現一個問題,2003年之后大家對原生態已經不覺得新鮮了,因為多了。像這樣的樂團,你光靠前期說這類音樂是怎么回事觀眾是沒概念的,你只能靠一場場去演,經過一段時間后,慢慢有個預熱的過程。一般熱得快冷得也快。”
  談到民樂聽起來如何讓人感覺更輕松,三寶有自己的理解,他說:“民樂搭起來是不容易的事情,對我來講,我以前基本沒用過合奏。我以前寫的音樂中的民樂都是獨奏,在我的概念里,民樂是不適合合奏的。我不太喜歡聽民樂大合奏的音樂,因為那種東西本身削弱了民族音樂的特點。咱們中國的民間樂器都太‘硌色’了,太有特點了,混在一起很難產生糅合飽滿的感覺。不像西洋樂,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音色是統一的,融在一塊兒很好聽,很包容。所以我通常不這么干,這次我之所以用了那么多合奏,我用在彈撥樂更多一些,因為彈撥樂合奏在一塊兒比吹拉樂器合奏更悅耳一

些。因為所有的民間彈撥樂器都是有品的,至少音還可以準,我不太接受民樂合奏是因為一合起來音太不準了。民間樂器不像西洋樂器有十二音律,每個音都那么準確。京劇的定弦不能純五度,比五度大一點點聽著才舒服,我用彈撥樂就好一些,因為有品,就像吉他一樣,只要弦對準了它肯定是準的。我的樂隊里沒有二胡,沒有民間的弓弦樂器,所有的‘胡’我都沒用,實在太難融在這里了,包括嗩吶我也沒用。”
  樂團在招樂手的時候,也考慮到招一些年輕充滿活力的人,盡可能讓樂團整體感覺更接近市場和消費者的消費心理。對三寶而言,也許比他過去嘗試流行音樂或者音樂劇更有挑戰性,因為這支樂團在面對市場的時候沒有回旋余地。
  • 上一篇藝術論文:
  • 下一篇藝術論文:
  •  更新時間:2013-04-06 13:07:55  作者:王小峰 [標簽: 音樂 音樂 在線 音樂 音樂 音樂 音樂 ]
    姓 名: *
    E-mail:
    評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評論內容:
    發表評論請遵守中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沒有相關藝術論文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 論文發表

    Copyright 2006-2013 © 畢業論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免費論文網]  版權所有

    四虎影库-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