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網首頁|會計論文|管理論文|計算機論文|醫藥學|經濟學論文|法學論文|社會學論文|文學論文|教育論文|理學論文|工學論文|藝術論文|哲學論文|文化論文|外語論文|論文格式
中國論文網

用戶注冊

設為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論文網 >> 文學論文 >> 漢語言文學論文 >> 正文 會員中心
 漢語言文學論文   古代文學論文   新聞傳播論文   現代文學論文   文學評論   英美文學論文   文學藝術期刊
“漸行漸遠”的漢語文學

“漸行漸遠”的漢語文學

  “漢語文學與世界文學的關系,一直是一個自明而又令人困惑的問題。其自明體現在:漢語文學自從現代以來的文學革命,就是在西方的現代性歷史驅動下做出的變革,其新的白話文學觀念,新的主題,新的語言形式與表現方法,新的文學功能……都無不受西方古典的和現代文學的影響,當然還有蘇俄文學的影響,因而,它一直就在世界文學之內,一直就是世界文學的一部分。沒有人會懷疑現代的魯迅是世界性的作家,也沒有人懷疑魯郭茅巴老曹那代人與世界文學有著極其緊密的聯系。關于20世紀50至70年代的中國文學與世界文學的關系,就是一個含混不清的話題,50至70年代的中國文學,它與蘇聯文學的密切關系,雖然也是與世界文學關系的一種表述,但這樣的世界似乎不是我們所要的真正的“世界”,因為那會與“極左”路線發生關聯(迄今為止,我們還未能在現代性的敘述中有效地給予闡釋,或者說這樣的闡釋還未能給予必要的重視)。我們所說的“世界出”,是西方的世界性,或者是19世紀俄羅斯文學的那種價值準則。
  其實,中國文學與世界文學的關系千絲萬縷,在現代性論域內,有多種面向可以展開論述,如,某個作家的創作與西方古典或現代文學的聯系;某部作品中的西方或世界的因素;某種表現方法或主題與西方現代主義或后現代主義的聯系等等,這些論述都可切實地展開。但面對當代中國文學,所有這些論述,都并不能使人滿足,因為所有的難題歸根結蒂在于兩個問題:其一,當今中國文學如何更全面也就是更有效地走向世界?其二,當今中國文學到底與世界文學在藝術水準上有多少差距(或者,接近到何種程度)?其實人們的焦慮正是集中在第二個問題,因為,今天人們把中國文學不能全面而有效地走向世界,正是在藝術水準方面的不自信,或者說是對中國作家不信任,不相信今天的中國作家具有世界級水準。www.tiertafelkiel.com好不容易有一位中國作家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不少國人一方面認為,達到這一作家水準的中國作家有20個以上;這樣說的意思不是說中國文學水準有多高,而是說那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的水準有多低,進而證實諾貝爾文學獎只是從政治方面來給予中國作家此類獎項……如此云云。
  中國當代文學的水準問題是所有問題的核心,而這一核心問題只有等待漢學家或西方的出版商認可才能解決。這仿佛就是等待審判一般。中國文學走向世界,先要等待藝術水準的質量認證;而后才能獲得世界的通行證。如此這般,恐怕中國文學再過一個世紀也不能走向世界。
  走向世界對于中國人來說,從來不是一個簡單的出版商業問題,它是一種文化的尊嚴。如果僅只是出版商業,最近20年來,中國文學走向世界并不在少數。中國當代至少有50個以上作家的作品被翻譯成多種文字,在歐美較有影響的作家如王蒙、莫言、余華、蘇童、鐵凝、張煒、王安憶、賈平凹、姜戎、徐小斌、格非、阿來、劉震云、虹影……,這些作家的作品,除了少數幾部是由企鵝出版公司等大出版商運作外,大多數作品是由歐美大學出版社作為學術研究的對象而出版的。這樣看來,走向世界的困擾,就是如何被歐美頂級出版商認證文學的閱讀價值,而這種閱讀價值,顯然也是在藝術價值等價的情形下被認定的。這種藝術價值,當然也是西方主流文學價值觀的體現。本文由論文聯盟http://收集整理
  然而,問題的難處在于,中國作家的作品是否合符西方的主流文學價值觀,這要由少數漢學家來認定。那么,我們就會追問,少數漢學家如何認定呢?是以他們自身的閱讀,還是由中國本土的文學研究信息給予有效的參考意見。
  中國文學走向世界,必然面臨著二難選擇:它要么完全奉行西方文學的標準,接受西方文學的全盤影響,做出合符西方文學(包括蘇俄文學在內的)理想準則的文學;這可能會易于為西方的漢學家、出版商、廣大讀者所接受。但這樣做的風險在于:如果說文學要植根于母語的民族傳統和現實生活的話,那么,中國文學就不可能全盤西化,因為這與思想觀念和社會價值觀念還有所不同,它與母語相關,是民族文化最內在的表現,它必然要扎根在民族心靈與母語魂靈之中。
  那么,它其實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走民族本位文學的路,這條路的結果必然是,其本土的、母語的文學性水準愈高(或愈成熟),它走向世界的難度就愈大。
  它不僅是一個學理的問題,也是一個現實的問題。
  在20世紀80年代,中國文學剛經歷“文革”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壓制,文學全然是意識形態的宣傳表達工具。盡管說創建“真正的”或“中國式的”社會主義新型文學未嘗不能是一項重大事業,未嘗不能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在中國實踐的重大成就。但“文革”期間的文化政策無疑是過于激進化了,就是從現代性的合法性角度來看,也還是過于概念化和觀念化了。五六十年代的中國文學深受蘇聯文學的影響,同樣是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觀念化占據了支配地位。雖然不排除有一部分作品頑強地保持中國本土的文化傳統和生活氣息,但總體上觀念性占據太強的地位。“文革”后的80年代,中國文學追逐西方人道主義和現代派,幾乎續上與西方/世界文學的直接對話

轉貼于論文聯盟 http://www.ybask.com

,80年代的中國文學當然有著強烈地走向世界的愿望,與世界文學的同步發展,也是中國實現四個現代化的時代精神的必然延伸。90年代初,歷史在突然間斷裂之后,中國社會的意識形態轉向本土化,一方面是因為正統馬克思主義信念遭受到現實實踐的挑戰;另一方面是本土經濟改革成就有底氣拒絕西方的普適性價值觀。因此,轉向本土的傳統文化就不失為一個曖昧且暫時的選擇。但這一暫時選擇卻不是權宜之計,而是有著深厚的根基,原來郁積在人文文化和民間文化中的傳統資源迅速浮出歷史地表。在文學領域,再也沒有追趕西方“現代派”的焦慮,90年代初出現的幾部作品,《白鹿原》、《廢都》以及稍后莫言的《檀香刑》等作品,都轉向了中國傳統資源,至少在藝術的表現形式和價值觀方面,西方現代主義的痕跡不再那么突出了。90年代的轉向使得中國當代文學心安理得轉向本土現實與傳統資源,其結果是文學離西方的現代主義有距離,與19世紀的世界文學傳統也貌合神離,這種距離因為90年代的整體社會的文化保守主義轉型而具有了合法性。其進一步結果是,90年代后期以來,直至21世紀初期10年,當代中國文學比較有影響的作品,比較被認可為藝術上有分量的作家的作品,都屬于鄉土中國敘事,這與90年代后期中國社會的工業化、全球化以及城市化的現實大相徑庭。

  這一看似偶然的被迫的轉向,其實隱含著內在必然性,這樣轉向鄉土中國敘事,實際上是回到自己的道路,回到它只能走的道路。這就是要從學理上來理解中國文學與西方/世界文學的關系。
  一個民族有一個民族的文學,即使在理論上無法論證周全,那么還原到歷史語境去看就更清楚了。尤其是論證現代以來的中國文學,在理論上似乎還難以做到徹底。因為現代以來的中國文學就是在西方/世界深刻影響下才形成了現代白話文學革命,也才有了現代文學的進步的歷史。受西方/世界文學影響是一回事;走著中國自己的道路也是事實,正是后者導致中國現代文學與西方現代文學有著深刻差異。
  這一歷史分岔在邏輯上就有分野。簡要地說,西方現代以來的文學在其文化性質上屬于浪漫主義文學;而中國現代以來的文學走向現實主義。當然,有人會質疑說,“現實主義”也是西方的說法,且西方現代以來的文學就有現實主義這一派。在我這里,主要是著眼于文化方面加以論述的。也就是說,西方現代以來的文學即使是現實主義,本質上也是浪漫主義。這一“現代”,是現代性意義上的“現代”,而不只是“現代派”的“現代”。此一說法,則是參照了以賽亞·伯林的說法,亦即西方自從18世紀以來的浪漫主義哲學,文化,深刻地影響了此后的文學藝術。
  以賽亞·伯林在《浪漫主義的根源》一書中說:“浪漫主義的重要性在于它是近代史上規模最大的一場運動,改變了西方世界的生活和思想……。它是發生在西方意識領域里最偉大的一次轉折。發生在十九、二十世紀歷史進程中的其他轉折都不及浪漫主義重要,而且它們都受到浪漫主義深刻的影響。”在《現實感》里,他再次強調發生在18世紀末的思想史的轉折的重要性。雖然因“浪漫主義”的稱呼而廣為人知,“它的全部重要意義和重要性即使在今天也沒有得到應有的認識”。他指出:“我們稱為浪漫主義的運動使現代倫理學和政治學發生的轉型,遠比我們意識到的要深刻得多。”
  從這一觀點可以進一步去理解,浪漫主義運動使文學藝術發生的轉型,可能更為深遠。浪漫主義是一種更為基礎的、更為深遠的西方的現代性的思想文化運動(即使是現代主義或后現代主義,乃是在浪漫主義的基礎上發展出來的反叛性/批判性的思潮)。西方現代以來的文學藝術,根本上是立足在這一文化根基上。也正因為此,我們就好理解西方現代以來的文學,如何通過寫出人物的內心世界來折射社會歷史現實;這與我們努力要反映時代精神,反映社會現實的本質規律的要求,顯示出鮮明區分的二種藝術進向。這是我們理解中西方現代小說敘事的大的哲學背景,或者說思想文化背景。
  西方的現代小說是在浪漫主義文化中生長起來的藝術樣式。而中國現代以來就未能發展出浪漫主義文化,傳統中國哲學在現代遭遇挑戰,并未發展出適應時代變革

轉貼于論文聯盟 http://www.ybask.com

的本土的哲學思想根基。一方面,是由馬克思主義和蘇聯社會主義占據了意識形態的領導地位;另一方面,現代以來的思想變革主要由文學來作出,而文學方面的變革為的是適應現實社會變革的需要,于是現實主義占據了主導地位。盡管五四時期的新的白話文學洋溢著相當濃重的浪漫主義氣息,李歐梵據此也試圖去勾勒出現代中國文學中的浪漫主義脈絡,但終歸不是主流,主流還是建構民族國家認同意識的現實主義文學。即使像胡風與路翎那樣強勁的主觀戰斗精神,也還是劃歸在現實主義名下。關于現代文學最有影響的解釋模式,當推李澤厚先生的“啟蒙與救亡的雙重變奏”,這二者是現實緊迫任務推動下的思想啟蒙。救亡也是一種啟蒙,而且是更為有效的影響深遠的啟蒙。這就是中國現代思想建構所走的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這條道路無疑深刻地影響了中國現代以來的文學的思想基礎與表現方法。遭遇激進變革的現實挑戰,現代中國文學迅速轉向了為人生、為現實的藝術。最終“啟蒙”與“救亡”形成一種緊張關系。這一文化根基的深刻分歧,可以讓我們去思考:進入現代以來,漢語文學一方面接受了西方及蘇俄的直接影響;但另一方面,依據現實的緊迫要求頑強地走著現實主義道路。現實主義在西方只是作為一種表現手法,或者說作為文學藝術的一項基本藝術表現手法的創作方法;中國現代以來的文學,把現實主義推向了意識形態規范性的高度,目的是表現客觀唯物主義對歷史和現實的權威解釋。這就使得中國現代以來的文學,始終與西方現代文學有著本質的差異。
  在整個80年代,因為西方的諸多思潮涌入,現實主義的恢復與現代主義的借鑒,幾乎都具有同等的意義。前者具有意識形態的合法性;后者則以時代創新的強烈愿望也獲得合法性。但后者的“西方資產階級”文化特征很快就不能為創新這層紙包裹住,因為“刨新”再也不能從實現四個現代化那里找到合法性,而迅速被歸結為資產階級自由化。20世紀90年代作為文化重建的合法性依據是傳統文化,是本土性的歷史與現實,而現實主義回歸到這里才真正有了著落。這就回到了前面所述的時代心理:這是一個不得不如此的結果。這才看得更清楚,并不只是因為是時代風向變化,而是現代以來中國文學就走著與西方不同的道路,它只能延著這條道路走下去,這就是名為現實主義的對外部歷史現實的客觀化表現;這與西方回到內心深處的浪漫主義、現代主義、后現代主義文學屬于不同進向的文學。這也就好理解,20世紀90年代后期至21世紀初期,中國文學是全面的鄉土敘事的回歸,而且在此基礎上建構起一個時期的文學高度。
  因此,如果按西方現代以來的文學標準來看中國當代文學,顯然不是藝術水準的問題,而是藝術特質的鮮明差異。中國當代小說長于客觀歷史敘事,這與西方現代以來的小說長于內在心理敘事十分不同。盡管二者都有例外和特異,但總體來說,中國現代以來的長篇小說注重外部客觀社會現實的表現,擅長于歷史敘事。進入新世紀以來,莫言的《生死疲勞》《蛙》、張煒的《你在高原》、賈平凹的《秦腔》《古爐》、鐵凝的《笨花》、王安憶的《啟蒙時代》、劉震云的《一句頂一萬句》、閻連科的《受活》《四書》、阿來的《空山》、劉醒龍的《圣天門外》、畢飛宇的《平原》等,都可以看出鄉土中國的歷史敘事所達到的發達和成熟的狀態,某種意義上,過度發達與成熟,無疑也是一個需要反思的問題。
  當然,對歷史敘事體制的過度成熟狀態的克服,并不是簡單直接地轉向西方浪漫主義文化基地上的內在化的心理敘事,而是在自身的道路內,以其自身的藝術感悟來完成內在的超越。因為,這樣的藝術特質依然是其身錘煉而成的藝術本性,并不能輕易丟棄,也不應該丟棄。實際上,近年來的鄉土中國歷史敘事,有幾位作家就作出了相當高妙的抽離——之所以用“抽離”而不是用“破解”或“突破”,是因為這是內在化的自然的領會,是內化到一定境界時藝術筆法自然閃現出的智慧之光芒。如劉震云的《一句頂一萬句》,就用故事的小轉折、對哭喪的回望,改名的歷史性,從大歷史中抽離出來,完成鄉土中國極為本真純粹的敘述。莫言的《蛙》則是用平實的敘述與多文本的戲劇性拼貼,來打開文本的歷史建制。張煒的《你在高原》則是用第一人稱的強大的主觀語式,來建構對話性的敘事情境。阿來的《空山》則用更虛化的生存體驗,來尋求超出異域文化封閉領地的路徑。賈平凹的《古爐》顯然是一部極為大膽的作品,落地成形,隨物賦形,行與所當行,止于可止與不可止。如此隨心所欲,自然天成。這些敘述經驗,確實是在漢語文學經驗內部所抵達的意境,甚至也是這些作家修煉多年后的感悟。
  也許這樣的文學經驗,抵達了漢語文學藝術成熟的境界,但卻因為它更加富有漢語文學的品性,越是民族的、漢語的,未必真的就有利于它走向世界,這就是一個值得考究的問題。因為,漢語及其文化的微妙、復雜、豐富甚至詭異,都在這種文學的成熟狀態里充分地體現出來,這恰恰給翻譯與跨文化交流帶來難度,甚至變得讓人忘而卻步。想想看,在全世界有幾個漢學家愿意或者能夠翻譯出這種極富有漢語特性及其地域文化的作品?
  其實,不管西方還是中國,全部文學發展至今,都走到它的晚期。想想文學在人類漫長的歲月里有過輝煌,今天它因為自己的成熟,也因為影視等其他更具有工業主義品性的文化類型極其旺盛地生長——而不得不走向晚期,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一種文化的命運。而現代漢語白話文學歷經百年的滄桑,才有今天的晚熟,但也不得是其晚期。漢語文學這才有它更加醇厚的漢語韻味,這才有一批老當益壯的作家群,但無論如何處于晚晚期,如此老到的漢語文學也回天無力,它在自己的(漢語的)道路上漸行漸遠,在離去世界文學的道路上漸行漸遠。如此看來,這并不是一個全然讓人絕望的結果,當代中國文學(這里說的主要是小說)在把自己的語言、文化和生命存在的獨特性表現得更加豐厚時,它也必然在另一條道路上相交,它真正地內在地在世界文學中,它這才可能是世界文學的一部分,或許還是21世紀世界文學的魂靈。這不只是空洞的寄望,更重要的是,有賴于我們對從今以后的漢語文學的意義作出準確有效的闡釋。轉貼于論文聯盟 http://www.ybask.com
  • 上一篇文學論文:
  • 下一篇文學論文:
  •  更新時間:2012-12-17 12:12:14  作者:陳曉明 [標簽: 漢語 文學 漢語 文學 漢語 漢語 語言 ]
    姓 名: *
    E-mail:
    評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評論內容:
    發表評論請遵守中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沒有相關文學論文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 論文發表

    Copyright 2006-2013 © 畢業論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免費論文網]  版權所有

    四虎影库-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