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網首頁|會計論文|管理論文|計算機論文|醫藥學|經濟學論文|法學論文|社會學論文|文學論文|教育論文|理學論文|工學論文|藝術論文|哲學論文|文化論文|外語論文|論文格式
中國論文網

用戶注冊

設為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論文網 >> 文學論文 >> 漢語言文學論文 >> 正文 會員中心
 漢語言文學論文   古代文學論文   新聞傳播論文   現代文學論文   文學評論   英美文學論文   文學藝術期刊
漢語隱語在文學創作中的審美文化功能

漢語隱語在文學創作中的審美文化功能

  一
  作為一種客觀存在的民間語言文化現象,漢語隱語和歷代通俗文學不僅歷史悠久,積淀豐贍,且一直被歷代廣大民眾喜聞樂道,口耳相傳。數千年來,以其帶有清新泥土氣息的蓬勃生命力和原始粗獷的草根文化擴張性,在華夏廣袤的民間文化沃土中孕育繁衍,世代傳承,不斷發展,早已成為華夏文化寶庫中的一朵奇葩。無論是對歷代社會生產生活的影響,還是對華夏文化的源起、傳承與發展,都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據史料記載,隱語作為民族共同語的社會變體,是古今中外各民族都客觀存在的一種特殊語言文化現象。但何為隱語,人們的認識尚未完全趨同。據統計,當今中外學界對隱語主要有廣狹兩種觀點:狹義隱語觀認為,隱語就是黑話、暗語。如西方學者若熱·穆南認為:argot( 隱語、黑話)是“專指一種社會集團的具有封閉性的用語。也指秘密語,即壞人、狡猾的掮客、販馬人的用語”①。語言學家張永言先生認為:“隱語就是黑話。隱語是個別的社會集團為了隱蔽自己以便進行特殊活動而創造的。它的特點是秘密性。”②按狹義隱語觀,《辭海》對隱語作了如下解釋:隱語 “即‘黑話’,社會習慣語的一種。舊時有的社會集團為避免局外人的了解而制造使用的秘密詞語”。廣義隱語觀認為,隱語是指主體因各種原因,在交際時不愿明言其意,而故意運用各種隱蔽手段把本可表述明白的意思說得含蓄隱晦。
  若僅從狹義觀念去認識隱語,自然會因隱語的黑話、暗語身份而使人產生偏見。www.tiertafelkiel.com誠如語言學家高名凱先生所說:“有人認為在社會主義國家里,隱語是不可能存在的。他們所以這樣主張,一方面是因為他們誤以為隱語總是不好的東西,它是‘偷兒的語言’,一方面是因為他們以為在社會主義國家里,凡事無需偷偷摸摸地做。”③其實,我國歷代均有隱語,據文獻記載,在距今約三千多年的先秦就已存在,被稱為“廋詞”。如《國語·晉語》:“有秦客為廋詞于朝”,韋注:“廋,隱也;謂以隱伏譎詭之言問于朝也。”據考,“隱語”一詞至東漢班固《漢書·東方朔傳》開始出現:“臣(郭舍人)愿復問朔隱語,不知亦當榜。”其后,隨社會發展和語言運用的不同需求,一部分隱語朝娛樂方向發展,逐漸成為謎語、歇后語等;一部分隨社會秘密群團實際語用的需要發展,而成為黑話、暗語、行話。從狹義觀點看,兩者似有區別;但從廣義的角度視之,人們仍將其統稱為隱語。
  我國歷代文學作品、尤其是民間通俗文學作品很早就開始運用隱語,歷史悠久。對此,學界已有基本共識。或認為始于三皇五帝時,如朱光潛等學者考證,東漢趙曄《吳越春秋》中關于黃帝時先民的狩獵民謠《彈歌》:“斷竹,續竹;飛土,逐宍”即現存最早使用隱語的文獻。或認為始于春秋時期,如聞一多等學者考證,《詩經·狡童》中“彼狡童兮,不與我食兮”的“食”,和《株林》中“朝食于林”的“食”,均是古人稱男女性行為的隱語;而《靜女》中“靜女其孌,貽我彤管”的“彤管”,《溱洧》中 “伊其相謔,贈之以芍藥。” 的“芍藥”等,也是當時民間“代表了性意象”的隱語④等,是現存較早使用隱語的文獻。此后,我國歷代文學作品均不乏對隱語的運用。
  魏晉六朝時,哲學思想革故鼎新、社會文化多元并存,導致了空前的民間通俗文學熱,其中諧隱文尤為繁盛。劉師培于《中國中古文學史》“宋齊梁陳文學總論”中說:“諧隱之文,斯時益盛。”唐宋經濟文化繁榮,諸行百業競爭激烈,行業隱語應運而生;社會政治,內亂外犯,矛盾復雜,暗語黑話不斷繁衍;唐無名氏《秦京雜記》便概略記載了其時長安的葫蘆語、鎖子語、紐語、練語、三摺語等紛繁復雜的隱語。至此,漢語隱語朝暗語行話的發展已形成規模。文學作品運用隱語者亦不少,其中典型者當推運用大量綠林群團隱語的《水滸傳》,例如:第五回稱強人下拜為“翦柫”;第十一回稱加入綠林時殺人獻頭為“投名狀”;稱船上搶劫殺人拋尸水中為“板刀面”……
  元代的特殊社會世情,使通俗文藝空前繁盛,其中元雜劇獨領風騷,成為“一代之文學”。元代隱語幾乎全散見于戲曲文學,其中尤以雜劇為最。非但雜劇家熱衷隱語創作,劇中隱語亦為時人所鐘愛,不少被傳抄刊刻,風行一時。例如王實甫《西廂記》三本二折“寫著西廂待月,等得更闌,著你跳東墻女字邊干”稱通奸為“女字邊干”;三本三折“這其間正好去也赫赫赤赤”稱男女偷情為“赫赫赤赤”……關漢卿《救風塵》一折“自家鄭州人氏,周同知的孩兒周舍是也。自小上花臺做子弟”稱嫖妓為“上花臺”,稱嫖客為“子弟”……
  明代文學以反映市民生活的小說為主,而活躍于市民階層的隱語,自然會涌入小說家的筆端。其中隱語運用最為豐富者應是《金瓶梅》,例如:用隱語“秋胡戲”指妻子,見二十三回:“你家第五的秋胡戲,你娶他家來多少時了?”用“貝戎兒”指盜賊,見二回:“也會針炙看病,也會做貝戎兒。”用“搗子”隱指無賴,見五回:“如今這搗子病得重,趁他狼狽好下手”等,則更豐富多彩,不勝枚舉。此外,在其他如“三言”、“二拍”、《西游記》、《水滸傳》、《蕩寇志》、《捉鬼傳》等小說中也運用了不少隱語。
  民族矛盾日益激化和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是清代社會政治經濟的基本內容。與此相應,在清代文學作品諸如《儒林外史》、《兒女英雄傳》、《海上花列傳》、《醒世姻緣傳》、《聊齋志異》、《浮生六記》等小說所使用的隱語中,大多是民間秘密組織與工商諸行百業的隱語。較為特別的是,《紅樓夢》匠心獨具,巧妙運用隱語表現人物名字命運與故事情節發展。例如,元春、迎春、探春、惜春之名,乃隱喻“原應嘆息”之意;賈家丫鬟抱琴、司棋、侍書、入畫之名,不僅隱喻琴棋書畫之意,且還隱含其主子之命運:抱琴諧暴寢,突然死亡也;司棋諧死奇,死得離奇也;侍書諧適殊,遠嫁異邦也;入畫諧入化,出家之意也。由于隱語運用巧妙,《紅樓夢》在清代即被視為隱書,其后以蔡元培為代表的索隱派亦因此而興。

轉貼于論文聯盟 http://www.ybask.com

  現當代文學作品運用隱語的現象雖沒宋元明清普遍,但為塑造人物、展現情節之需,一些作者并不回避運用隱語。較典型者如賈平凹的《廢都》,例如“這個圈子你不要沾惹。怎么說這些人?你聽聽他的語言即可知一二:他們把錢不叫錢,叫‘把兒’,說好哥兒不叫好哥兒叫‘鋼哥兒’,找女人叫‘打洞’,漂亮女人叫‘炸彈’……”“這別擔心,你贏了我向你借款。可你也要知道,我最善于白手奪刀。”中的“白手奪刀”是麻將賭博隱語,指不帶賭資而贏他人錢財……姚雪垠在《長夜》中引用了好幾十個匪盜團伙的隱語黑話,如:“票”指被綁架勒贖的人。“票房”指綁匪拘留人質的地方。“花票”指被綁架的女性人質。“撕票”指綁匪殺害人質。其它如曲波在《林海雪原》中用以反映土匪生活,柳溪在《燕子李三傳奇》中用以反映黑社會內幕的種種隱語,大都為人們所熟悉。
  以上可見,文學作品中對隱語的運用,是古今社會都存在的一種客觀事實。
  二
  文學是語言的藝術,文學大師亦即語言大師。高爾基說:“一個作家、藝術家對于我們豐富的語言的全部詞匯必須有廣泛的認識。”⑤而“全民語言的詞匯是取之不盡的寶庫,作家的能事就在于善于利用這個寶庫,從中選擇和提煉富有表現力的東西來充實作品的語言。”⑥對民族語言詞匯的認知理解程度與駕馭運用能力,既是作家必備的基本素質,也是作品成功與否的關鍵。漢語隱語是漢民族語言寶庫中的底層詞,具有鮮活自然的民族文化特征,歷代優秀的文學藝術家都善于從中選擇提煉富有表現力的隱語,以之反映社會生活,增強作品的審美效果。概而言之,漢語隱語在文學創作中主要具有以下審美文化功能。
  (一)闡發主旨,突出主題。任何文學作品都具有作者欲闡發的主旨,但運用什么方式傳達其主旨,則取決于不同的內容和不同的時空環境。當作者認為不能或不便直接表達時,自然會通過各種特殊手段去表達,比如運用隱語去闡發主旨就是人們常常采用的特殊方法之一。對此,劉勰早就指出,“隱者,隱也,遁辭以隱意,譎譬以指事也。”即把要表達的真正意旨隱藏起來,用隱喻的方式來暗示其意。比如,《列女傳·辯通傳·楚處莊姬》在描寫頃襄王夫人楚處莊姬勸諫頃襄王時所用隱語:“大魚失水,有龍無尾。墻欲內崩,而王不視。”此處的“大魚失水”,暗示頃襄王遠離國都,只圖享樂,不知災禍將至;“有龍無尾”,隱指頃襄王年已四十,未立太子,必會發生危險;“墻欲內崩,而王不視”,暗指禍亂將至,而王尚不覺。⑦莊姬因忌諱冒犯剛愎驕橫的夫君,不便明言,故使用隱語表達其意。
  在元代李壽卿的雜劇《月明和尚度柳翠》第三折中,月明和尚用佛家偈語:“一把枯骸骨,東君掌上擎。自從有點污,拋擲到今生。”開導柳翠。這條偈語字面是講賭具骰子之命運,實則為佛家度脫劇中慣用的,通過佛教偈語傳播佛教道義的隱喻手法。旨在通過隱喻勸誡,使柳翠明白紅塵中萬象皆空,切勿被“六道輪回”所控的佛理。顯然,月明和尚用此偈語隱喻,在達到度脫柳翠成仙目的之同時,也鮮明地突出了這部度脫劇的主題。
  《金瓶梅》在我國長篇小說中,運用隱語,尤其是運用青樓妓業及與其相關的性隱語,無論在數量和頻率上都是最為豐富的。例如,用“坊子”指私娼住處,“半邊俏”、“零布”指妓女,“刷子”隱指嫖客,“放羊拾柴”隱指任妻子偷漢者,“南風”諧指男同性戀,“挨光”指男女調情……這種大量使用性隱語的現象絕非偶然,恰恰是這部批判現實主義小說緊扣時代,貼近生活所形成的一種自然的語言特色。顯而易見,《金瓶梅》中那些描寫市井日常性事的隱語,一方面既真實地反映了明代社會朝野上下腐敗墮落的享樂淫逸之風,增強了小說的現實主義生活氣息;另一方面也鮮明地突出了《金瓶梅》暴露封建社會的腐朽糜爛,批判封建社會的罪惡黑暗,揭示封建社會必然滅亡的深刻主題。
  (二)塑造人物,烘托環境。文學作品以反映社會生活為其要務。作為社會生活主體的人及其生活環境,是構成社會生活的主要內容,因此,對人物的塑造和對環境的描寫,便成了文學作品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隱語在文學創作中對人物形象的刻畫,對生活環境的烘托都具有其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例如:在《西廂記》第五本第三折中:【調笑令】“你值一分,他值百十分,螢火焉能比月輪?高低遠近都休論,我拆白道字辨與你個清渾。(凈云)這小妮子省得甚么拆白道字,你拆與我聽。(紅唱)君端是個‘肖’字這壁著個立‘人’,你是個‘木寸’‘馬戶’‘尸巾’。(凈云)木寸、馬戶、尸巾你道我是個‘村驢屌’”。這段唱詞是敘述錚恒欲與張生搶親,預先約見紅娘以作試探的事。其中對紅娘用拆白道字的隱語搶白譏諷錚恒的描寫極其生動活潑。特別是作者通過紅娘口中“君端是個‘肖’字這壁著個立‘人’,你是個‘木寸’‘馬戶’‘尸巾’”等拆字格隱語所具有的幽默詼諧,隱喻笑罵,將張珙形象的風流俊俏,錚恒形象如“村驢屌”的卑瑣丑陋,刻畫得惟妙惟肖,躍然紙上。
  再如《金瓶梅》第六十回中,寫潘金蓮因嫉妒李瓶兒為西門慶生了兒子官哥,便設毒計用惡貓將官哥嚇死后,又整日含沙射影,指桑罵槐地咒罵刺激李瓶兒,最終使李瓶兒憂憤交集,得病而亡:“那潘金蓮見孩子沒了,李瓶兒死了生兒,每日抖擻精神,百般稱快,指著丫頭罵道:‘賊淫婦!我只說你日頭響午,卻怎的今日也有錯了的時節;你斑鳩跌了彈嘴也答谷了;春凳拆了靠背沒的倚了;王婆子賣了磨推不的了;老鴇子死了粉頭沒指望了;卻怎的也和我一般!’”這段話中,作者運用一連串反映民間習俗的歇后隱語,將潘金蓮這個被封建社會扭曲了人性,美麗皮囊包裹著蝎子心腸,兇悍潑辣,惡毒自私的典型人物形象刻畫得活靈活現,入木三分。
  在文學作品中運用隱語對典型環境的描寫烘托,最為集中,且最為人們熟知的當推曲波的長篇小說《林海雪原》。例如,在描寫偵察員楊子榮扮土匪進威虎山的過程中,便有其與匪徒之間幾番驚險的隱語黑話對白。
  第一番是進山途中遇群匪,匪問:“蘑菇,溜哪路?什么價?”(什么人?到哪去?)楊答:“嘿!想啥來啥,想吃奶,就來了媽媽,想娘家的人,小孩他舅舅就來啦。”(找同行。)楊問:“緊三天,慢三天,怎么看不見天王山?“(我走了九天,也沒找到哇?)匪說:“野雞悶頭鉆,哪能上天王山。”(因為你不是正牌的。)楊答:“地上有的是米,唔呀有根底。“(老子是正牌的,老牌的。)匪問:“拜見過啊么啦?”(你從小拜誰為師?)楊答:“他房上沒有瓦,非否非,否非否。”(不到正堂不能說,徒不言師諱。)匪問:“哂噠?哂噠?“(誰指點你這里來?)楊答:“一座玲瓏塔,面向青帶,背靠沙。”(是個道人。)匪問:“么哈?么哈?“(以前獨干嗎?)楊答:“正晌午時說話,誰也沒有家。”(許大馬棒山上。)第二番是楊子榮進入威虎山匪巢與座山雕的對白,座山雕兩眼緊逼,驟然發問:“天王蓋地虎。”(你好大的膽!敢來氣你祖宗。)楊子榮控制內心緊張,從容應答:“寶塔鎮河妖。”(要是那樣,叫我掉山下摔死,掉河里淹死。)座山雕緊逼一句:“臉紅什么?”楊子榮隨口回應:“精神煥發。”座山雕突然反向威逼:“怎么又黃啦?”楊子榮順勢借題發揮:“防冷涂的蠟!”座山雕:“好叭噠!”(內行,是把老手。)楊子榮:“天下大大啦。”(不吹牛,闖過大隊頭。)在對白中,針對故事發生的具體環境和故事中特定人物及其典型性格,恰當地運用了一連串典型的東北土匪隱語黑話,將孤膽英雄楊子榮深入虎穴所面臨危機四伏、險象環生的險惡環境,和緊張激烈、驚心動魄的斗爭氛圍,描寫得生動逼真,烘托得活靈活現,渲染得淋漓盡致。同時也使人物形象顯得更為立體豐滿,使讀者享受到如臨其境,如見其人的審美愉悅。 轉貼于論文聯盟 http://www.ybask.com

  (三)避免粗鄙,增強婉約。受華夏民族傳統審美價值取向的驅導,中國歷代文學藝術一貫注重在情感表達上的委婉與節制,追求在語言運用上的婉約與含蓄。即便是以自然質樸為主要審美特征的民間通俗文學,也會盡量避免語言的粗野卑劣,追求簡潔含蓄、婉約清新。而隱語的主要特征即表達方式的含蓄隱蔽,因此,在歷代文學創作中,人們常常運用隱語去實現避免粗鄙,增強婉約的審美效果。
  文學作品在反映社會生活時,筆觸往往會涉及人世間各種復雜的矛盾,以及矛盾激化時出現的各種惡言詈語。對此,文學創作時為了避免粗野卑劣,人們往往會運用適合人物與情景需求的隱語去進行委婉含蓄的描寫。比較而言,《金瓶梅》中這類詈罵隱語較多,例如,用拆字格“四馬兒”隱指罵人話,見八十回:“來安兒把嘴谷卻著不言語,問了半日才說:娘捎出四馬兒來了。”用拆字格“貝戎兒”隱指盜賊,見二回:“也會針炙看病,也會做貝戎兒。”用拆字格“女又十撇兒”隱指奴才,見四十二回:“王媽媽支錢一百文,不在于你,好淡嘴女又十撇兒。”用諧音格“望江南巴山虎”隱指“王八”,見三十二回:“不要理這望江南巴山虎,汗東山斜紋布”……
  受傳統文化影響,我國歷代文學作品,往往都較忌諱直白地表述男女性事,尤其是忌諱對具體的性活動以及所涉及的性器官的直白描寫,而常常是用隱語對其進行委婉含蓄的表述。如前所述,在《金瓶梅》中這類性隱語用得最為集中,最為豐富。其它比如,《水滸傳》第二十五回用隱語“左邊的”稱男性生殖器:“我笑你只會扯我,卻不咬下他左邊的來。”第二十四回用隱語“河漏子”稱女性生殖器:“(王婆答道)他家賣拖蒸河漏子,熱湯溫和大辣酥。”馬致遠在《青衫淚》一折:“輪到我跟腳里,都世襲了煙月牌。”中,用“煙月牌”隱指妓女;在二折:“小子久慕大名,拿著三千引茶,來與大姐焐腳。”中,用“焐腳”隱指嫖宿妓女。蘇軾在《浣溪沙·徐州藏春閣園》中用隱語“個中人”稱妓女:“紅玉半開菩薩面,丹砂濃點柳枝唇,尊前還有個中人。”現代作家賈平凹在《廢都》中對這類隱語的運用也不少,例如:“也知道阮知非的老婆這晚并沒在家。這對夫婦是一個擔柴賣,一個買柴燒,平日誰也不干涉誰的私事,只規定禮拜六的晚上必須在一起的。”這里的“一個擔柴賣,一個買柴燒”是隱指夫妻雙方各自搞婚外戀,互不干涉。
  此外,即便不涉及粗俗猥褻,如果事關特殊,不便直言,也會運用隱語以求委婉含蓄。例如,《西廂記》第三本第四折【小桃紅】:“‘桂花’搖影夜深沉,酸醋‘當歸’浸。(末云)桂花性溫,當歸活血,怎生制度?(紅唱)面靠著湖山背陰里窨,這方兒最難尋。一服兩服令人恁。(末云)忌甚么物?(紅唱)忌的是‘知母’未寢,怕的是‘紅娘’撒沁。吃了呵,穩情取‘使君子’一星兒‘參’”。在強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忌諱一見鐘情、私定終身婚姻的封建社會,作為大家閨秀的崔鶯鶯是不便直接表白自己對張珙的愛戀,尤其不便將安慰張珙并再次安排兩人幽會的內容,直白地寫信叫丫鬟送去。因此,這段唱辭巧妙地在崔鶯鶯叫紅娘送給張珙的治病藥方中,用“桂花”、“當歸”、“知母”、“使君子”、“參”等六種中藥名,隱喻兩人再次幽會的時間、地點及注意事項等等內容,委婉含蓄地表達了崔鶯鶯對張珙堅定執著的愛情。
  (四)反映現實,諷刺世情。隱語所具有的反映現實生活與諷刺社會世情的文化功能,在距今三千多年前的文獻中就有記載。比如,《尚書·湯誓》:“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中的“日”,即夏代末期,不堪暴君兇殘酷虐的奴隸們用以隱指夏桀,并詛咒他早日死亡的隱語。《詩·魏風》“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中的“碩鼠”,亦即人們用以隱指并咒罵壓迫者和剝削者的隱語。對此,劉勰曾辯證指出,先秦時期的隱語,除大多是“謬辭詆戲”,“無益規補”的無聊文字游戲以外,其它如“齊威酣樂,而淳于說甘酒;楚襄宴集,而宋玉賦《好色》”以及“優旃之諷漆城,優孟之諫葬馬”等類隱語,大都還具有“意在微諷,有足觀者”和“大者興治濟身,其次弼違曉惑”,以及“抑止昏暴”等社會文化功能。⑧
  如前所述,先秦以降的歷代文學作品,特別是宋元明清的小說戲劇,常常運用隱語揭示社會矛盾,暴露社會病態,針砭社會弊端。比如《水滸傳》、《警世通語》、《醒世恒言》、《古今小說》、《拍案驚奇》、《儒林外史》、《兒女英雄傳》以及《五燈會元》與《救風塵》等作品中,便有較多的綠林群團兇殺搶劫類隱語和偷盜詐騙類隱語,諸如:稱殺人害命為“開除”、“出人”、“推”;稱加入綠林時殺人獻頭為“投名狀”;稱船上搶劫殺人拋尸水中為“板刀面”;把外出搶劫稱作“放線”;稱強人下拜為“翦柫”;稱抓獲的俘虜為“牛子”;以及把拐賣人口的販子稱作“販水客人”;把用女色作騙局誘人上當以詐取錢財稱作“扎火囤”;稱徒手盜竊不留痕跡者為“白拈賊”;稱用迷魂藥拐騙婦女兒童為“拍花”;稱敲竹杠為“敲饅兒”;稱挑動官司從中敲詐錢財者為“吃葷飯”……顯然,此類兇殺搶劫和偷盜詐騙類隱語,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動蕩不安的社會現實,揭示了封建社會的種種弊端。同樣,《金瓶梅》中眾多反映淫穢事物的性隱語,也從一個側面真實反映了明代朝野上下淫亂腐糜的社會風氣,揭示了封建社會已病入膏肓必將滅亡的趨勢。這誠如鄭振鐸先生在《談金瓶梅詞話》中所說,《金瓶梅》是一部很偉大的寫實小說,赤裸裸地毫無忌憚地表現著世紀末中國最荒唐的一個墮落社會的病態。
  在現當代社會轉型時期的激烈競爭中,中國社會自然難免出現諸如權錢交易,貪污受賄等腐敗現象,這在不少文學作品中都有所反映,其中往往也不乏運用隱語對這種社會弊端進行反映和批評者。比如賈平凹的《廢都》:“這謠兒后來流傳全城,其辭是:一類人是公仆,高高在上享清福。二類人作官倒,投機倒把有人保……五類人大蓋帽,吃了原告吃被告。”這里的“官倒”即當代社會隱語,暗指官商勾結以公權牟私利的領導干部;“大蓋帽”則隱指執法犯法的公安司法人員。較為集中運用隱語反映現實社會矛盾,諷刺社會弊端者當數賈魯生的報告文學《黑話》:“讓我們來聽聽兩位局干部的對話:‘昨天縣里跑馬拉松了。’(縣常委開會。)‘書記朝你打的噴嚏。’(否決了提升他的建議。贊成叫拍巴掌。)‘唉,到年齡了,金盆洗手吧。’(武俠隱語:退休。)‘著啥急,聽說市委書記要撥一輛豐田給你。’(官場職務隱語:縣豐田,市皇冠,省奔馳。”)……”“讓我們再聽聽幾位供銷員的對話:‘上哪兒了?’‘打狗去了!’(送禮,如同肉包子打狗。)‘什么餡的?’‘第一夫人配狗不理。’(指茅臺酒和人民幣。)‘合同簽了沒有?’‘一槍一個準,哈哈,全斃了!’”⑨毋庸諱言,作者在這里通過從多具有時代特色的現代社會隱語,對轉型時期社會生活時弊的反映是極富生活氣息的,對其的揭露與批判也是極為深刻而犀利的;由此帶給讀者心靈的強烈共鳴和巨大震撼以及深刻反思等審美文化效果,更是不言而喻的。
  除以上主要審美功能外,漢語隱語在文學創作中還具有保存民間俚俗語,豐富民族共同語以及傳承民俗文化等等其它文化功能。限于篇幅,此不贅述。
  綜上,我們認為,數千年來,歷代文學藝術家在其作品中對漢語隱語的運用已是一種客觀存在的事實,而古今不少人對此產生的種種偏見,主要是由于對漢語隱語缺乏全面深入的科學認知,以及受代表正統意識的主流審美文化觀影響造成的。隨社會文化的進步,文學藝術的繁榮,希望漢語隱語在文學創作中所具有的突出主題、塑造人物、烘托環境、反映現實以及增強婉約等特殊的審美文化功能,會日益為人們所認知并發揚光大。

轉貼于論文聯盟 http://www.ybask.com
  • 上一篇文學論文:
  • 下一篇文學論文:
  •  更新時間:2013-01-24 14:21:42  作者:郝志倫 [標簽: 漢語 漢語 語言 文學 文學 漢語 文學 ]
    姓 名: *
    E-mail:
    評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評論內容:
    發表評論請遵守中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淺談漢語國際教育專業“中國古代文學課”的…
    盧甘斯克國立大學漢語專業中國文學課教學狀…
    淺談如何加強偏遠山村學生的漢語文學習興趣
    淺談如何提高學生對初中漢語文學習的興趣
    淺談電大漢語文學教學面臨的主要問題及改進…
    漢語言文學專業人才分層次培養教學管理制度…
    論漢語言文學專業人才培養的若干思考
    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創新人才培養的目標與方…
    漢語言文學教學課改之我見
    中學漢語言文學教學之探索
    淺析二十世紀漢語文學經典價值尺度
    淺談如何提高西藏學生的漢語文學習興趣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 論文發表

    Copyright 2006-2013 © 畢業論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免費論文網]  版權所有

    四虎影库-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