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網首頁|會計論文|管理論文|計算機論文|醫藥學|經濟學論文|法學論文|社會學論文|文學論文|教育論文|理學論文|工學論文|藝術論文|哲學論文|文化論文|外語論文|論文格式
中國論文網

用戶注冊

設為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論文網 >> 文學論文 >> 漢語言文學論文 >> 正文 會員中心
 漢語言文學論文   古代文學論文   新聞傳播論文   現代文學論文   文學評論   英美文學論文   文學藝術期刊
淺析冰心早期文學思想的“理性”色彩

淺析冰心早期文學思想的“理性”色彩

  現代文學史上,冰心以對“理性”的文學精神風范的自覺追求而聞名。實際上五四時期冰心甫一登上文壇就秉有“理性”的文學理念。所以,我們只有對冰心這種“理性”文學觀念的內涵有所把握,才能更好地去理解冰心作品的思想內涵。在此擬將冰心早期創作的“理性”文學觀還原至“五四”語境中,并將之和中國傳統“士”文化以及冰心的女性啟蒙意識相勾連來作一些嘗試性的探析。冰心這種“理性”文學理念既是一種清醒的時代理性,又是一種身份理性,同時,還來自于冰心對女性性別意識的自覺認識,它同樣是一種清醒的性別理性。
  
  一
  
  首先,冰心這種“理性”文學理念來自于她對時代思潮的敏銳把握,它是一種清醒的時代理性。
  冰心早期的文學思想是在“五四”新文化和新文學大潮時期形成的,它是時代的產物。
  “五四”是啟蒙的時代,“五四”知識分子標舉國民性改造的大旗,以喚醒“鐵屋子”里的人們為己任。魯迅對國民性的揭本文由論文聯盟http://收集整理
示和批判最具有代表性,魯迅式的啟蒙主義就是反對一切封建蒙昧以喚醒“昏睡”中的民眾:“而善于改變精神的,我那時以為當然要推文藝。www.tiertafelkiel.com”[1]416正是出于啟蒙理性服務的需要,魯迅在作品的取材方面,就有特殊的考慮,那就是“多采自病態社會的不幸的人們中,意思在揭出痛苦,引起療救的注意。”[1]512
  無獨有偶,冰心于1919年11月5日在北京《晨報》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我做小說,何曾悲觀呢?》的文章。在這篇文章中,冰心明確地闡明了自己創作的目的。她寫道:
  我做小說的目的,是要想感化社會,所以極力描寫那舊社會舊家庭的不良現狀,好叫人看了有所警覺,方能想去改良,若不說得沉痛悲慘,就難引起閱者的注意,若不能引起閱者的注意,就難激動他們去改良。[3]41
  很明顯,冰心的“改良”和魯迅的“療救”有著相同的價值取向,都是出于改變“他們”的精神之目的。因而,“啟蒙”與“吶喊”也是冰心文學的母題,冰心“理性”的文學觀是隸屬于五四啟蒙話語譜系的。這一點對理解冰心的文學創作很重要,也是理解冰心和五四時代關系的關鍵所在。所以,作為五四啟蒙應和者的冰心一開始就讓她的創作擔負起了時代的使命。在“感化社會”的創作理念的支配下,當年還是一個女大學生的冰心創作了一系列“做得那樣的沉痛、那樣的懇切,也是具有醒世的苦心” [4]252的作品,包括《兩個家庭》《秋雨秋風愁煞人》《去國》《超人》等試圖改變世道人心、拯救世人靈魂的力作。引起社會的極大反響,也在讀者中引起極大的共鳴。
  
  二
  
  其次,冰心是一個受中國傳統“士”文化影響、有著強烈的身份認知的現代知識分子,它也是一種身份理性。
  一直以來,儒家士人就有這樣的清醒認識:他們是一個獨立的社會階層。這一階層主要以話語建構的方式來干預現實,以使社會秩序和諧,而構建他們心目中的理想世界。在他們此種身份認知的背后隱藏著知識分子強烈的主體精神,“這是一種極為自覺、極為清醒的文化身份的自我認同意識。他們時刻提醒自己:我們是士人,我們有自己獨立的價值觀念系統……我們是承擔著巨大社會責任的獨立的一群。”[5]169
  冰心的精神世界自然是復雜的,既有傳統文化的深刻積淀,又有外來思想文化的沖擊,但無法割舍其與傳統文化的深層聯系。冰心畢竟受到過充滿了儒家色彩的家庭文化的熏陶,也受到了許多古代士大夫如杜甫、龔自珍等人很深的影響。所以冰心受到傳統“士”文化的影響毫不奇怪。正是在此影響下,冰心形成了自覺而清醒的自我身份認同意識:她是有著文化知識和智慧、獨立價值觀念、崇高的社會理想和人格理想與社會責任心的知識分子,對社會境遇有著清醒的理解。而且,冰心這種“身份理性”在一開始就已經形成并頗為系統化了。
  比如,在冰心正式發表的第二篇文章《“破壞與建設時代”的女學生》中,她就認為自己理想中的女學生是“第三期的女學生”, 她們“要竭力造成中國女子教育的新基礎,要引導將來無數的女子進入光明。……因為她們所擔負的,是二萬萬女子萬世千秋的大幸福。”她以“第三期的女學生”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也以這樣的“身份”給自己“命名”,以這樣的“身份”發表“宣言”:“我們所圖謀的是永遠無窮數千萬人的幸福……我們的失敗,是關系眾生。”因為這是“莊嚴的”“燦爛的”“艱苦卓絕的”“大事業!”[3]6 后來成為留學生的冰心又說:“留學生的職責就是激發國民的自覺性。”[6]242所以,不管是“女學生”和“留學生”,實際上他(她)們都是冰心這種“身份意識”的“載體”,他(她)們都充分張揚了知識分子自身的主體意識,具有強烈的憂患意識和社會使命感。在這種意識的支配下,不僅冰心本人視“燈塔守”為“最偉大、最高尚”的工作,因為這一工作不是獨善其身,而是一樣為人群服務,“避世而出家,是我所不屑做的”。同時冰心筆下許多人物都像她本人一樣懷有同樣的渴望,女學生如英云、淑平(《秋雨秋風愁煞人》)等“志向遠大”,懷抱服務社會的思想;留學生們如陳先生(《兩個家庭》)、英士(《去國》)也都有著“祖國莊嚴的夢”,想回國“大有作為”。
  也正是因為這種身份理性,使得冰心成為“理性的愛情婚姻”的倡導者。她以為“為愛而婚,即為人格而婚,為人格而婚時,即是理智”,而婚姻的目的不是為了小家庭的安樂,而是要在這個“過渡時代的中國”,在這萬惡的社會里, 圖謀祖國社會的改良”;“我深信一二仁人君子的熱心與毅力,世道人心既有向上的可能”。[7]51正如《惆悵》的主人公薛炳星所主張的(薛炳星是謝冰心的諧音):婚姻“不僅是為家庭的幸福,而且能為社會造幸福的,因著前途可成就的功業,所以兩方面有永久互相幫助的需要,這樣是以婚姻作一種建立事業的手續……”[7]35也就是說,婚姻不僅僅關系到一個家庭的幸福,更直接決定了能否圖謀祖國社會的改良。

  所以,冰心通過自己的作品表明,中國知識分子是“有覺悟有文化的先進分子”,“他們繼承了傳統‘士’的許多優良品質,這使他們并未因接受西方文化而忘卻自己對祖國應負的責任,具有強烈的憂患意識、使命意識和愛國意識。”[8]360
  
  三
  
  最后,冰心這種“理性”文學理念還來自于她對女性性別意識的自覺認識,它是一種清醒的性別理性。
  作為五四時期登上文壇的著名女性作家的冰心,對其作品的“女性意識”的質疑卻似乎一直存在。尤其是伴隨著上世紀80年代西方女權主義文學批評引入中國,有論者據此認為冰心的整個創作缺乏“女性的自我”。[9]71甚至認為冰心作品“沒有性別意識”,是“女性意識的一種退步”。[10]206-208而在我看來,冰心是一位有著自覺的性別意識的女作家,她在五四時期不僅以獨異的女性啟蒙形象的塑造、溫婉含蓄的啟蒙格調在時代大潮中獨具一格,更是女性在歷來由男性主導的啟蒙話語領域進行的一次爭奪的嘗試。
  在傳統社會中,男尊女卑,女性備受禁錮、壓制和歧視,“來自語言文字、神靈信仰、經濟政權諸方面的合力從四面八方擠壓女性,不僅肉體,象征個人意志和自由選擇的頭腦也被禁錮。”[11]36在這種情況下,女性是失聲的。雖然五四時代的女性在個性和肉體自由方面取得了成就,但它仍然是在男性主導下的啟蒙模式。和這種主流的啟蒙模式不同,冰心刻畫了許多具有優美靈魂的女性形象,如《最后的安息》中的惠姑、《寄小讀者》中的姊姊以及《關于女人》中為數眾多的、具有拯救和犧牲精神的女性,她們正直、善良、無私,作者要她們做“光明的使者”,以她們的美德熏陶國民的靈魂,拯救衰敗的社會。這些溫柔可親的女性顯然與男性啟蒙者筆下的高高在上的男性“導師”大異其趣。
  但是實際上,冰心對女性的地位有清醒的認識。冰心曾經把女性比作蝸牛:
  在下雨或雨后的天,常常看見蝸牛拖著那粘軟的身體,在那凝澀潮濕的土墻上爬,我對它總有一種同情,一番憐憫!這正是一個主婦的象征!
  蝸牛的身體,和我們的感情是一樣的,綿軟又怯弱。它需要一個厚厚的殼常常要沒頭沒腦地鉆到里面去,去求安去取暖。這厚厚的殼,便是由父母子女,油瓶鹽罐所組織成的那個沉重而復雜的家!結果呢,它求安取暖的時間很短,而背拖著這厚殼,咬牙蠕動的時候居多![12]382
  但是現代文學史上沒有哪一個作家對女性的贊美能達到冰心的程度:“上帝創造她,就是叫她來愛,來維持這個世界。”“叫‘女人’不愛吧,那是不可能的!她是上帝的化工廠里,一架愛的機器。不必說人,就是任何生物,只要帶上一個女字,她就這樣無我地無條件地愛著,鞠躬盡瘁,死而后已!你看母雞,母牛,甚至于母獅,在上帝賦予的愛里,她們是一樣的不自私,一樣的忍耐,一樣的溫柔,也一樣的奮不顧身的勇敢。”[12]307冰心的這種對女性至善至美的贊美在當時可能帶有某種言說策略的意圖:“在冰心眼里,女性是上帝派遣到這個世界上來愛這個世界的,因而有一種神圣的‘情懷’和使命感。”“這樣,女性與男性的性別差異不再被看作是女性受壓迫的根源,而成為女性值得驕傲、自信的理由。”這種自我性別的“神圣化”,實際上是為了使得自己的這種女性的敘事和建構合法化,利用這種策略為自己的女性啟蒙敘事提供合法性依據。
  但是如前所述,五四雖然是啟蒙理性的時代,但是這種啟蒙仍然是由男性主導的,女性(如子君)是男性(如魯迅)啟蒙的對象。冰心這種“異類”的啟蒙姿態在男性的眼里難免顯得刺眼。“他們”或者無視之,或者挖苦、調侃之,這都是由于男性自己的傳統領地受到女性傾入時產生的一種本能的排斥心理。畢竟在在男性的潛意識當中,只有“他們”才有啟蒙的話語權,“她們”是不行的。但是很明顯,冰心這種女性啟蒙意識有著它不可替代的價值,五四時期“女性被啟蒙”與“女性自我啟蒙”顯然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話語系統。尤其是針對女性的啟蒙對象時,更加有利于維護女性的利益。畢竟,“只有女人才懂得女人的心”,“雖然我曉得只有女人的話,你不愛聽。”[6]452
  總之,冰心這種“理性”文學理念既是一種清醒的時代理性,又是一種身份理性,同時,還來自于冰心對女性性別意識的自覺認識,它同樣是一種清醒的性別理性。這種“理性”文學理念不僅支配了冰心早期的文學創作,在冰心各種體裁的作品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記,同時它也使冰心能夠“既處于時代大潮之中,同時又不被時代潮流所左右。她有著自己獨有的人生探求與審美意識”的重要原因。
  • 上一篇文學論文:
  • 下一篇文學論文:
  •  更新時間:2013-03-04 20:14:41  作者:林妹 [標簽: 一片冰心 ]
    姓 名: *
    E-mail:
    評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評論內容:
    發表評論請遵守中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淺析當前我國新聞傳播學專業的發展現狀
    淺析大學英語教育中英美文學類課程改革措施
    淺析多媒體教學工具在高職英美文學教學中的…
    淺析《莊子》中寓言的藝術特點
    淺析二十世紀漢語文學經典價值尺度
    淺析19世紀俄羅斯文學作品中人物的反抗心理
    淺析新聞傳播活動中的傳受心理
    淺析美國文學的傳統幽默與黑色幽默藝術
    淺析當代文學作品的影視娛樂化現象
    淺析網絡文學與中國當代文學的發展
    淺析簡愛的性格沖突
    淺析國學與古代文學思想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 論文發表

    Copyright 2006-2013 © 畢業論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免費論文網]  版權所有

    四虎影库-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