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網首頁|會計論文|管理論文|計算機論文|醫藥學|經濟學論文|法學論文|社會學論文|文學論文|教育論文|理學論文|工學論文|藝術論文|哲學論文|文化論文|外語論文|論文格式
中國論文網

用戶注冊

設為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論文網 >> 文學論文 >> 英美文學論文 >> 正文 會員中心
 漢語言文學論文   古代文學論文   新聞傳播論文   現代文學論文   文學評論   英美文學論文   文學藝術期刊
國內古英語文學研究30年述評

國內古英語文學研究30年述評

  一、引言
  相比于文藝復興之后和中世紀后期的英國文學研究,古英語文學研究在國內的外國文學研究領域算是冷門。但是,國人對于古英語文學的興趣卻可以追溯到新文學時期。周作人在其1918年出版的《歐洲文學史》中分析了古英語詩歌《貝奧武甫》(beowulf)中“委心任命(wyrd)”的異教思想。另外根據馮象的介紹,周作人在《知堂隨想錄》中提及他在日本時曾試圖翻譯《貝奧武甫》,后因興趣轉向古希臘悲劇,未能堅持。自周作人以來,國人對于古英語文學的興趣有增無減,這一點僅從古英語詩歌《貝奧武甫》(beowulf)的中譯本就可見一斑。據筆者現有的資料,目前國內《貝奧武甫》的翻譯和編譯版本有四個:《裴歐沃夫》(1959年,陳國樺譯),《貝奧武甫:古英語史詩》(1992年,馮象譯),《貝奧武甫:英格蘭史詩》(1999年,陳才宇譯),嘲《貝奧武甫降妖記》(2003年,史雄存編譯)。除此之外,梁實秋,李賦寧坯節譯了《貝奧武甫》。然而,迄今為止,國內學者的翻譯和研究還沒有得到國外同行的關注和重視,依據是國際上最重要的兩個古英語文獻檢索工具“盎格魯·撒克遜研究目錄”(anglo-saxonengland bibliography)和“古英語研究通訊目錄”(0ldenglish newsletter bibliography),均未收錄國內本文由論文聯盟http://收集整理學者的文章。www.tiertafelkiel.com但國內學者在古英語文學研究方面還是做了很多工作,這應該是國際古英語文學研究的一部分。本文擬從文學史中的古英語文學評介、古英語詩歌與散文研究、古英語文學譯介三個方面對國內學者的研究進行梳理和總結,以期引起國際同行對國內學者研究的關注和重視。國內最早的古英語文學評介現于國內學者編寫的文學史著作,這種評介方式一直延續到現在;針對具體古英語文學作品的評論,國內學者研究的重點是《貝奧武甫》,對于其它古英語詩歌和散文則關注較少;相比于前兩個方面,國內的古英語文學譯介是最活躍的,幾乎所有的古英語詩歌和主要的古英語散文都有中譯本。
  二、文學史中的古英語文學評介
  國內學者對于古英語文學的介紹和論述最早現于國內學者編寫的文學史著作之中。國內的外國文學研究的學者有編寫文學史的傳統。談及古英語文學的文學史分為三類:一是歐洲或西洋文學史;二是英國文學史;三是歐洲中世紀文學史和中世紀英國文學史。在古英語文本翻譯為中文之前,國內讀者主要是通過這些文學史認識和了解古英語文學的,因而文學史在國內的古英語文學研究中占據了一個很重要的地位。歐洲或西洋文學史中對古英語文學的論述一般比較少,一般只提到《貝奧武甫》,把它作為歐洲中世紀早期文學發展的一個典型代表來加以論述。如周作人把《貝奧武甫》放到“異教詩歌”一章下論述;楊周翰等人編寫的《歐洲文學史》則把《貝奧武甫》歸入“英雄史詩”一類,與《羅蘭之歌》等放在一起加以論述;李賦寧主編的《歐洲文學史》第一卷也把《貝奧武甫》歸入“中世紀英雄史詩”的范疇。在歐洲文學或西洋文學這樣大的圖景之下,古英語文學的發展自然未能得到完全地介紹與論述。
  古英語文學的發展縮略為《貝奧武甫》的情況到了國內學者編寫的英國文學史發生了變化。1947年,商務印書館翻譯出版了國外學者莫逖(william vaughan moody)、勒樊脫(robert morss lovett)編寫的《英國文學史》一書,該書由柳無忌、曹鴻昭翻譯,且被指定為部定教學用書,由于該書是國外學者編寫,所以對古英語文學介紹比較詳細,除了重點介紹《貝奧武甫》之外,該書還論述了盎格魯一撒克遜人的基督教化進程、宗教詩歌、哀歌等。1949年以后,大陸和臺灣出版的英國文學史著作中都有對古英語文學的論述,但其中只有陳嘉編寫的四卷本《英國文學史》(1982)的第一卷,梁實秋編寫的三卷本《英國文學史》(1985)的第一卷,李賦寧、何其莘主編的五卷本英國文學史第一卷《英國中古時期文學史》(2005)對古英語文學有較多的評論和介紹。雖然陳嘉和梁實秋的《英國文學史》都出版在上世紀80年代,但陳嘉側重于介紹古英語的世俗性文本,對于宗教文本則較少著墨;而梁實秋的文學史則較為詳細,除了《貝奧武甫》之外,其它主要的古英語詩歌、古英語散文都有涉及。由于文學史的主要功能是在于普及,所以陳與梁的文學史主要篇幅還是集中在對古英語文學作品的介紹上。相比于梁和陳的文學史,李賦寧等主編的《英國中古時期文學史》則更多帶有研究的性質,該書用了三章的篇幅論述盎格魯一撒克遜時期的英國文學,內容涉及古英語的發展、古文學發展的歷史背景以及各類體裁的古英語文學作品。雖然只有三章,但=三章的篇幅大概占了全書的一半,這也說明古英語文學在英國中古時期英國文學中的分量。現在保存下來的古英語文本的創作時間及作者都存在很大的爭議,所以該書作者從古英語體裁分類角度,分別介紹了古英語宗教詩歌、古英語非宗教詩歌以及古英語散文,此外還重點介紹了《貝奧武甫》(beowulf)和《馬爾登之役》(the battle ofmaldon)、《布魯南堡之役》(the battle of brunanburh)和《盎格魯·撒克遜編年史》(the anglo-saxon chronicle)。1949年后出版的其它單卷本英國文學史,如吳偉仁編寫的《英國文學史及選讀》,王佐良編寫的《英國文學史》,劉炳善編寫的《英國文學簡史》,高繼海編寫的《簡明英國文學史》,對于古英語文學的介紹都比較簡單,把將近500年的古英語文學的發展歷史簡化為古英語詩歌《貝奧武甫》,忽略了古英語文學發展的內在張力和變化。

  近些年來,隨著國內學者研究的深入,國內還出現了專門的歐洲中世紀文學史和中世紀英國文學史。從性質上來說,前者是外國文學斷代史,后者是國別文學史中的斷代史,二者對于古英語文學的剖析各有利弊。前者的優勢在于把古英語文學的發展放在歐洲中世紀文學的大背景之中,有利于橫向對比和闡釋古英語文學的發展,這符合國際上把古英語文學的發展作為中世紀研究一部分的趨勢,也突出了古英語文學研究的跨學科性質,但不足之處在于無法系統論述古英語文學的發展。比如說楊慧林和黃晉凱共同編寫的《歐洲中世紀文學史》就把古英語文學納入到中世紀文學發展的語言形成時期,從早期英雄史詩和早期基督教文學兩個方面論述古英語文學的發展。后者的優勢是可以系統地介紹和分析古英語文學發展的歷史背景和體裁分類等,但不足之處在于無法進行橫向比較。如陳才宇從史詩、戰歌、決術歌、箴言詩、哀歌、謎語詩、宗教詩、寓言詩、散文敘述古英語文學的發展與歷史;肖明翰則從宗教詩篇、英雄傳說與史詩、抒情詩歌三個方面專門敘述古英語文學的發展史。國內的外國文學研究有修史的傳統,而文學史在向國內讀者介紹古英語文學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因而文學史中的古英語文學評介在國內古英語文學研究中有著非常重要而特殊的地位。
  三、《貝奧武甫》及其它古英語詩歌散文評介
  國內學者研究的重點是《貝奧武甫》,對于其它古英語詩歌和散文及關注較少。根據中國期刊網提供的檢索結果,1949年到2011年,期刊網上共有95條關于古英語及古英語文學研究的文章,從數量上來說,這不到國內英國文學研究文獻總量的1%。在這95篇期刊文獻中,發表于1949年到1979年間的共3篇。分別介紹和研究盎格魯一撒克遜時期國王賞賜土地的問題、多倫多大學正在編寫的《古英語詞典》和英語發展的歷史。整個20世紀80年代(1980年到1989年)發表的古英語文學研究文章也不多,總共只有6篇,其中江澤玖發表的“英雄史詩beowulf中的婦女形象”一文可以算是國內學者寫的第一篇關于古英語文學研究的文章。
  這一情況到了20世紀90年代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1990年到2011年間,期刊網上共有87篇關于古英語文學研究的文章,其中發表于1990年到1999年間20篇,2000年以來57篇。除此之外,國內還出版了第一部古英語文學研究專著。在此期間,國內一些主要的古英語文學研究學者都開始嶄露頭角,如在馮象翻譯《貝奧武甫》后的第二年,《外國文學評論》重刊了他在海外發表的“‘他選擇了上帝的光明’—評羅賓遜《貝奧武甫與同位文體》”一文,該文詳細介紹國外《貝奧武甫》學的歷史與研究現狀;王繼輝開始發表他的系列《貝奧武甫》研究文章,’并于1996年出版了他的專著《論盎格魯撤克遜文學和古代中國文學中的王權理念:<貝奧武夫>與<宣和遺事>的比較研究》(the coneept of kingship in anglo-saxonand medieval chinese literature-a comparative studyof beowulf and xuanhe yishi);陳才宇也開始對他發表他古英語文學體裁研究的系列文章。
  《貝奧武甫》研究在國內的古英語文學研究中占據了首要的位置。中國期刊網上的95篇文章中,有42篇是關于《貝奧武甫》研究的。1982年江澤玖的文章“英雄史詩beowulf中的婦女形象”揭開了國內《貝奧武甫》研究的序幕,該文分析了詩中威爾弗歐(weahheow)、海德(nysd)、惡魔格倫特爾的母親(grendel’s mother)等女性形象,認為“《貝爾沃甫》中的婦女雖然不占非常顯要地位,但他們的穿插,使這首英雄詩剛中有柔,粗中有細,更有人情味,更富于詩意”。江澤玖之后,國內學者的《貝奧武甫》研究涉及到該詩的方方面面。
  首先是《貝奧武甫》文本涉及的各類主題,如王權理念、魔怪傳統、英雄與怪物的對立、《貝奧武甫》的思想與藝術(陳才宇1992)。其次,對于國際《貝奧武甫》研究界經常討論的日耳曼傳統與基督教傳統問題,國內學者也開始發出自己的聲音。如王繼輝(2002b)認為《貝奧武甫》的成書時間、傳播方式等因素造就了該詩非基督教文化與基督教文化共存于一體的“民間史詩風格”,因而該詩既不是“純粹的日耳曼英雄軼事”,也不是“簡單的基督教故事”,而是一部“充滿基督教精神的獨特的英雄史詩”。肖明翰則認為,《貝奧武甫》是在基督教意識形態占統治地位的語境中,“日耳曼異教術語基督教化”的一個成功范例。再者,對于國際《貝奧武甫》研究界關心的詩歌結構問題,國內學者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如劉乃銀(2002)考察了《貝奧武甫》結構元素的重復與變化,認為這樣的重復與變化“有力地豐富了詩歌的主題。巧妙地幫助構成一種粗獷雄渾的風格”。
  國際《貝奧武甫》研究另外一個重點是比較研究。《貝奧武甫》的比較研究分為兩種,一種是縱向比較,即《貝奧武甫》的來源問題(source study),這種研究探討作者在創作詩歌時都借用了哪些先前已經存在的素材。或者說那些先前已經存在的作品對《貝奧武甫》產生了影響。可能是由于來源問題的研究需要懂得多種中世紀的語言的緣故,國內到目前為止并沒有這樣的研究。另外一種是橫向比較,即平行研究,這是國內學者對《貝奧武甫》研究做出貢獻的地方,也是國內《貝奧武甫》研究的最新動向。王繼輝在1996出版英文專著《論盎格魯撒克遜文學和古代中國文學中的王權理念:<貝奧武夫>與<宣和遺事>的比較研究》,開了國內對《貝奧武甫》進行比較研究的先河。此后,陸續有比較研究的文章出現,如《貝奧武甫》與苗族史歌《張秀眉》的比較研究(王家和2007),貝奧武甫與羿的比較研究(王法昌2007)和《貝奧武甫》與壯族史詩《布洛陀》的比較研究(陸蓮枝2010)。除此之外。國內學者還對貝奧武甫的葬禮、貝奧武甫的身份、《貝奧武甫》的譯本、《貝奧武甫》電影改編等問題進行了研究。
  除了對《貝奧武甫》的研究與評述,國內學者對于其它古英語詩歌的研究不多。目前進入國內研究者視野的文本還包括古英語《創世記》,《創世紀b》,《妻子哀歌》。這里要特別提及的是陳才宇的研究,他從1989年便開始研究不同體裁的古英語詩歌,如訣術歌、箴言詩、宗教詩等,而他2007年出版的《古英語和中古英語文學通論》一書則是他這一系列研究的匯總。至于古英語散文,國內學者除了翻譯部分散文作品之外,并沒有從文學批評角度做進一步的研究。

  四、古英語文學作品的譯介
  雖然說國內真正意義上的古英語文學研究始于90年代,但國內對于古英語文學作品的譯介卻起步較早,最早的《貝奧武甫》。國內對于古英語文本的翻譯有兩種形式:一種是專門的翻譯;另一種是文選選讀中的翻譯。翻譯的文本也比較多,除了《貝奧武甫》,主要的古英語詩歌,如“凱德蒙的詩篇”(caedmon’s hymn)、“關于十字架的夢”(the dream 0f the rood)、“漂泊者”(the wanderer)等和一些主要的古英語散文文本《英吉利教會史》(ecclesiastical history 0f the english peoole)和《盎格魯·撒克遜編年史》(anglo-saxon chronicle)都有中文譯本。根據筆者目前所收集的材料,國內至少有三個完整的《貝奧武甫》譯本。最早的一個譯本是由南京師范大學的陳國樺根據大衛·烏萊特(david wright)1957年的現代英語散文譯本翻譯成中文,最初的中文譯名是《裴歐沃夫》,該中譯本1959年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第二個譯本是馮象先生翻譯,譯名為《貝奧武甫:古英語史詩》,該中譯本1992年由三聯書店出版;第三個譯本《貝奧武甫:英格蘭史詩》由陳才宇翻譯,1999年由譯林出版社出版。除了上面三個完整的譯本,梁實秋用詩體節譯了《貝奧武甫》三分之二的內容,李賦寧在《中古時期英國文學史》中把《貝奧武甫》精彩部分翻譯成散文。另外吉林文史出版社2003年還編譯出版了《貝奧武甫降妖記》,作為兒童讀物。
  其它主要的古英語詩歌也都有中譯。如梁實秋在他的《英國文學選》中翻譯了“戴歐”(deor)和“閨怨”(awife’s lament)兩首古英語詩歌。李賦寧先生在《英國中古時期英國文學史》翻譯“凱德蒙的詩篇”(caedmon’shymn)、“關于十字架的夢”(the dream of the rood)、“漂泊者”(the wanderer)等古英語詩歌。嘲陳才宇還在2007翻譯出版了《英國早期文學經典文本》,該書算是國內最齊全的漢譯版古英語詩歌集。在古英語散文方面,國內學者翻譯了《英吉利教會史》(ecclesiastical history of theenglish people)和《盎格魯一撒克遜編年史》(anglo-saxonchronicle),這兩個譯本都由商務印書館出版,作為商務印書館的“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中的一種。
  國內學術界除了翻譯古英語文獻,還引進原版的古英語語言及文學研究論著。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引進出版了《古英語入門》(a guide to old english)一書,作為“西方語言學原版影印系列叢書”中的一種。該書對國內學習和研究古英語語言和文學都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該書選了很多古英語文本,國內讀者可以利用該書提供的詞匯表直接閱讀古英語文本。此外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還于2007年影印出版了《牛津英國史》(the oxfordhistory of britain),于2008年出版了雙語版《盎格魯一撒克遜簡史》(the anglo-saxon age a very shortintroduction),中文由肖明翰翻譯。
  由于古英語與現代英語相去甚遠的緣故,國內的古英語文學譯本大多譯自現代英文。如陳國樺的《裴歐沃夫》譯自大衛·烏萊特(david wright)1957年的現代英語散文譯本,《盎格魯·撒克遜編年史》由《英國歷史文獻》(englishhistorical documents)第一卷的現代英文譯出。直接由古英語翻譯而來的只有馮象的《貝奧武甫:古英語史詩》譯本。針對這個問題,梁實秋在翻譯《貝奧武甫》時,也表現出了無奈:“字辭多重復,對現代人說,古英語無異于外國文,非專家難以讀懂”。令人遺憾的是,國內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貝奧武甫》的中文注釋讀本,而一般的英國文學選讀中也沒有選入古英語文學作品。
  至于臺灣地區的古英語文學研究。筆者沒有獲得一手的資料。但根據臺灣學者蘇其康(francis so k.h.)的介紹,臺灣的中世紀研究以歷史研究為主導,文學居于其次,而文學研究又主要是以中世紀后期為主,古英語文學只是在文學史中略有提及。
  五、結束語
  如果從江澤玖1982年發表第一篇古英語文學研究文章算起,國內的古英語文學研究也已經走過了將近30年的歷程。其間,國內學者在編寫古英語文學史,翻譯古英語文本,評論和解讀古英語文本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近些年來,國內學者還不斷走出去,與英美國家的學者直接進行交流。根據沈弘在《古英語入門》導讀中的介紹,1981年在李賦寧到康奈爾大學訪學期間,遇到了《古英語入門》一書的作者布魯斯·米切爾博士(bruce mitchell)。在李賦寧的推薦之下,沈弘還于1988年以訪問研究生的身份去了牛津大學,學習古英語。之后,沈弘于1996年到加拿大多倫多大學中世紀研究中心(center for medievalstudies)做博士后研究。王繼輝是在美國普度大學(purdue university)攻讀博士學位,研究方向是古英語,他的博士論文《論盎格魯撒克遜文學和古代中國文學中的王權理念:<貝奧武夫>與<宣和遺事>的比較研究》后來由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劉乃銀于2003到牛津大學英語系訪學,進行中世紀英國文學的課題研究,后來還邀請了牛津大學的戈登(malcolm r,godden)教授來華東師范大學

講學。然而這些與國內學者的交流并沒有推動國內古英語文學研究朝著更專業化的方向發展,國內迄今為止,也沒有專門的古英語文學或中世紀英國文學學術團體,或者召開專門的學術會議討論中世紀的英國文學。
  國內的這一情況與日本和韓國的古英語文學研究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根據國內學者石小軍的考證,日本的古英語文學研究始于1906,這一年牛津大學學者約翰·勞倫斯(john lawrence)來日本東京帝國大學任教,此后便帶動了日本的古英語文學研究;日本于1954年就成立了“早期英文學會研究會”的學術組織,后來發展為“日本中世英語英文學會”(the japan society for medievalenglish studies);此外日本還有專門的古英語文學研究學術期刊《中世英語語言文學研究》(studies in medievalenglish language and literature,simell)。韓國也于1991年成立“韓國中世紀和早期現代英文學會”(themedieval and eadv modem english studies associationof korea),并出版專業學術期刊《中世紀英語研究》(medieval english studies),后更名為《中世紀和早期現代英文研究》(medieval and early modem englishstudies)。日本和韓國的學者還積極參與國際上的古英語文學學術研究活動。如日本學者承擔了多倫多大學《古英語詞典》詞條的編寫工作(石小軍2008);韓國學者從1999年開始每年都參加在西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western michigan)舉行的國際中世紀研究大會(international congress on medieval studies)和在英國利茲大學舉行的國際中世紀研究大會(intemationalmedieval congress)。而國內學者無論是在組建學術研究團體,創辦學術期刊,還是參與國際學術界的討論方面,與日韓的學者相比,還是稍遜一籌。
  或許日本和韓國學者的古英語文學研究已經給國內學者提供了可借鑒的研究方式和努力方向。筆者衷心希望通過總結和回顧國內古英語文學研究走過的歷程,讓國內的研究站在一個新的起點上,同時也期待有一天國內的古英語文學研究者能有自己的學術團體和學術刊物。
  • 上一篇文學論文:
  • 下一篇文學論文:
  •  更新時間:2013-04-03 13:45:57  作者:楊開泛 [標簽: 文學 英語 字體 文學 英語 英語 文學 ]
    姓 名: *
    E-mail:
    評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評論內容:
    發表評論請遵守中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從Facebook輝煌反思國內社交網站困境
    國內媒介的北京奧運觀探析
    鮑德里亞國內研究綜述
    從語焉不詳到客觀坦率——國內新聞媒體對溫…
    受眾溝通·技術進步·產業融合――—國內時…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 論文發表

    Copyright 2006-2013 © 畢業論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免費論文網]  版權所有

    四虎影库-在线